您的位置:三山岛旅游网 > 旅游快讯 > 正文

苏州三山岛藏着古人类化石?

From: www.33trip.com  (2009-02-25)
说起苏州,人们往往想到她2500多年的岁月沧桑。其实,2500多年只是苏州的建城历史,专家考证,在建城之前,苏州一带还有一个拥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干国;古干国之前,在苏州活动的还有旧石器时期的古人类……掐指算来,苏州的历史起码在一万年以上。

这个论断可不是空穴来风,支撑这一论断的有力依据,是20多年前东山镇三山岛出土的大批旧石器和动物骨骼化石。遗憾的是,尽管旧石器和化石找到了成千上万件,但备受关注的古人类化石,却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是苏州古人类的化石依然静卧在某些地层之下?还是古人类的骨骼已全部腐朽而没有形成化石?坊间传言,三山岛其实存在古人类化石。事实真真如此吗?带着强烈的疑问,我们踏上了三山岛。

当年也曾挖到古人头盖骨?

三山岛“探访”化石,有一个人不能错过。这个人,就是年近8旬的“义务保护三山岛风景名胜文物古迹资源小组”成员韦鹤鸣,最早发现三山古人类遗址及参与发掘工作的人员之一。

鹤发童颜的韦鹤鸣古道热肠,记者一说明来意,他立即捧出了一个个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顿时,一件件各奇各样的石器展现在了我们眼前,最终摆了满满一桌子。韦鹤鸣指着一个个盒子说,这是7000—2000年前的石头镰刀,用来收割庄稼;那是7000—8000年前的石耜,主要派翻土的用场;那个牛首型的化石是鹿的颈椎,是古人类的氏族图腾器物,可以挂在胸前……

让韦鹤鸣自豪的还有一个5500—12000年前用于点穴治病的砭针,以及同一时期的用于治病的刮痧器,“这两个经过打磨的器物都说明,我们的先民已经掌握了一定的医疗技术!”

半个多小时的“鉴宝”过程,让记者看得眼花缭乱。不过韦鹤鸣说,他保管的这些石器只是三山岛化石的“沧海一粟”——上个世纪80年代,考古人员曾在三山岛挖掘出了近万件石器和动物化石。这些出土文物把太湖地区人类活动的历史向前推进到了1万年以前,证明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一样,同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摇篮。

按理,旧石器与古人类是紧密联系的;另外,动物骨骼能成为化石,那么,同一时期的古人类骨骼也完全有可能 “石化”。可为什么所有的考古报告上,都没有提发现古人类自身的化石呢?

面对记者的提问,韦鹤鸣一声叹息:其实,古人自身的化石也是现身过的,比如在出土大量动物化石的龙头山,采石工人就曾挖到过古人的骷髅化石,遗憾的是后来被丢在湖边水里了,“专家们无缘得见啊! ”

彩色牙齿化石来自古人类?

叹息归叹息,韦鹤鸣还有一把“撒手锏”。他拿出两块彩色的石头,指着小的那块说:“这也是古人类的化石!”那块石头浑身彩色,看起来像是琉璃。大小则跟成年人的牙齿差不多,一头粗,一头尖。奇怪的是,粗的那头还有一个绣花针眼大小的洞。

“这是古人牙齿的化石,那个洞说明牙齿被蛀,发生了病变”,韦鹤鸣笑着说。

牙齿化石?牙齿怎么会是彩色的呢?搞错没有?

“绝对没错! ”韦鹤鸣列出了两大理由:第一,经南京博物院考古部张祖方等专家考证,另一块大一点的彩色石头是熊猫的牙齿化石,既然如此,人类的牙齿化石为什么不能是彩色的?第二,南京市口腔医院谢右恒大夫曾经到过他那里,仔细端详了这块化石一个多小时,最终认定,这是人的右颊的第一颗臼齿。

“有没有考古专家认定,这颗小化石来自古人类?”“这个倒没有”。韦鹤鸣如实回答,国内的考古专家看了这块化石都不吭声,而来自美国匹兹堡大学等的国外专家则认定,这是灵长目动物的牙齿化石,要知道,人类就属于灵长目。

见记者将信将疑的样子,韦鹤鸣把记者带到了小岛东面一处空旷的采石宕口,指着峭壁说,这一带就是龙头山,以前这里开过山,当年考古人员把景观灯旁石头裂隙里的土石一起扒到下面来,从中掏出了不少石器和化石。 “但不知是不是对有些东西看不上眼,等他们走了以后,我又从土石堆中拣到上许多旧石器和化石,其中就包括这块人牙化石”,韦鹤鸣提起这一幕,显得十分激动。

溶洞里面可能还有好东西?

俗话说,孤证不立。更何况,考古方面的权威专家还没对这块 “古人类牙齿化石”下过结论。深知这些道理的韦鹤鸣说,尽管他目前无法出示更多的证据,但他相信,三山岛上还有古人类的化石。

他把记者带到了一座小土坡下,指着一个小小的洞穴说,这个洞里就可能还有好东西!洞穴结构十分简单:下面是松软的泥土,上面和两侧是一块大致呈拱形的青石,青石上面是黄色的山土。

因为太小,洞穴实在不起眼,看样子只能容一个人爬进去,倒是山土上长着的几棵半抱粗的香樟,显得郁郁葱葱,活力无限。

“你别小看了这个洞,里面可大着呢!”韦鹤鸣回忆说,1984年4月9日,他偶尔走到这里,发现那块青石有被水反复冲刷过的痕迹,就怀疑石头下有溶洞。后来请示了村里,村里同意挖掘,结果真的在石头下挖出了一个大洞,当时挖的深度是6米,宽2.5米,高2米,“你现在看到的洞里的泥土,主要是1991年发大水时被洪水带来的”。

韦鹤鸣至今记得,洞穴发现后,考古人员赶来挖掘,结果从里面发现了大量的石器、动物化石,其中,最先发掘的1个平方米表土里就找到了140多件,而整个洞挖出的泥土达30立方米。

“现在的问题是,那个洞并没有挖到底”。韦鹤鸣说,当时他曾进入挖好的洞内,并用竹竿捅了捅,发现向里面和两边各捅1米,都没有碰到洞穴的边,说明里面的空间还很大,如果好好挖掘,相信一定能挖出更多的石器和化石来。到时候,苏州最古老的人类化石说不定就在里面了。

听了韦鹤鸣的这么多介绍,记者油然产生了一个念头:他的考古功底到底如何?会不会只是随口说说?记者顺手捡起洞口的一块紫褐色硬物,问,这是化石还是岩石?

韦鹤鸣拿过硬物瞄了一眼,立即说,这是2000年前的陶片。摄影记者随即把这块硬物往石头上一摔,结果摔成了两爿,截面上有不少气孔。果然,这是人造的!

不过三山岛上也有人认为,那个洞里应该没花头了,否则当年的考古工作怎么会匆忙收场呢?要知道,那次考古是经过文化部批准的,由南京、上海、苏州和吴县4个有关单位的专家负责,可不是闹着玩的。

韦鹤鸣的“古人类牙齿化石”真的是古人类化石吗?苏州是否会发现新的古人类化石?这些问题,看来还要等专家们来给答案了。(城市商报) 33trip
  •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旅游热线:13812615109  0512-66275042  联系人:吴弼人
    464708795    :webmaster@33trip.com    :33trip@163.com
      版权所有:苏州三山岛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