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三山岛旅游网 > 旅游快讯 > 正文

苏州太湖孔雀岛岛主李连喜

三山岛旅游讯息  (2011-05-25)
三山岛李连喜
苏州老翁李连喜
  这么多年,媒体在报道苏州太湖中的孔雀岛时,都会提到“浙江一对养孔雀的夫妇”。他们是谁呢?孔雀岛命名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5月7日,气温高达34摄氏度。记者与李连喜驱车近两个小时到达西山岛石公山码头,满头大汗的老人站在湖边,看着近处一座小岛发了一会呆。那里是孔雀岛。码头上,几艘快艇正在排队拉客,熙熙攘攘的人群蜂拥着登艇去游湖岛。

  太湖旅游迎来了它的春天。寂寞深闺中的湖岛,何曾有过今天的“爆棚”?

  忙着揽客的快艇船老大一个个与李老打着招呼,“李老师嘛,太熟悉了,十几年前就认识他了!”

  是的,太湖岛的传奇无论如何也少不了李连喜。近在眼前的孔雀岛的命名正是因他夫妇而起。

  “好久没去了,听说现在收门票了,我栽的树都长粗了。”茫茫湖水中,快艇马达轰鸣,李老的记忆一下子被拉回到了二十几年前。

  远望孔雀岛,很多人都发现它状如斗笠,其原名正是“笠帽岛”。根据资料,其占地面积约20亩,海拔约11米。

  关于笠帽岛的传奇有很多,吴越春秋时,吴王携西施游玩太湖笠帽岛,据说碰到了一名女杀手;岛上可见海灯法师曾演练过的水上梅花桩;湖匪头子金阿三当年藏在岛上一笔宝藏等等。

  80年代,尚未退休的李连喜创办了一个小公司,手里有点闲钱,从苏州工艺美校毕业的他学的是雕塑专业,“那时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做我的雕塑,就看中了笠帽岛,快艇上去只要几分钟时间。”李连喜说,当时岛上杂草丛生,一片荒凉,树都没有几棵,他就向当时的吴县政府申请上岛,“当时手续都是齐全的。”

  李连喜和老伴上岛后,种树、养殖动物,“岛上的泥巴都是我花钱买过来的,种了水杉和杨树,为了种树还请来了园艺专家颜世和帮忙,当时养殖了30多只孔雀。”慢慢地,荒岛在老李夫妇和他雇的两个员工的打理下变得更美了。“以前渔民私人买快艇没有几个人,后来有游客要求上岛旅游,渐渐地私人快艇也就多了起来。”这便是快艇老大们与他熟悉的历史渊源。(下转B04版)

  那时,笠帽岛不收费,去的游客多了,岛名字就发生了变化,因着老李夫妇养殖的孔雀,孔雀岛名字就此响亮起来。

  老李夫妇上岛一住就是很多年。直到有一天,一纸命令下来,“让我在一周内搬离。”老李没做什么“挣扎”就搬走了。“后来不少媒体都说我们是一对浙江的夫妇,我们明明是地道的苏州人,还说是因条件艰苦离开的,我觉得很奇怪。”

  老李走时特别给当地管理部门写了一封信,并附照片说明自己对孔雀岛的贡献。他夫妇养的孔雀全部送给了三山岛。“应该说老李对这个岛贡献不小,花了一大笔钱,却没有赚一分钱,说明他是真的爱岛。”曾帮助过老李的园林专家这样评说。

  老李给孔雀岛留下了一个吉祥的名字,回到繁华的观前街。再返孔雀岛,已时隔十几年光景。那次,他从厥山岛划着自制的筏去了孔雀岛,“整整划了大半天时间,看到了亲手栽植的粗壮树木,看到了岛上环境变得更美了,岛上依旧有孔雀的身影,亲切而又熟悉。”

  但老李已经不再留恋这里,因为他有了更广阔的天地,那就是在太湖深处面积约600亩的厥山岛。

  不怕闹鬼,怀揣梦想重返无人岛

  厥山岛与三山岛、泽山岛一字排开,宛如三颗翡翠,被称为三山群岛。有诗人曾撰联:烟霞环绕三山外,吴越平分一水间。

  前段时间,岛上发现了明朝建文帝墓碑,神秘皇帝逃隐此处的说法越传越邪乎,最后证明纯属误会。

  但厥山的确充满着神秘性。岛上有明清时期庙宇、住宅、港湾等遗迹。史载清朝乾隆年间,岛上建有张家浜、许家浜等码头;筑有马料场、擂台坟等设施遗址。据介绍,民国初年,就有外国人到岛上旅游,并想占有厥山岛,因村民反对而作罢。

  晚清时岛上还有70余户居住,后来日本人登岛,湖匪作乱,岛民纷纷迁离,这里就成了荒岛。厥山岛的土地属于三山村村民所有,岛上种植有橘子、枇杷和竹笋等。

  回到繁华都市的老李,心里一直怀揣着岛主梦。他做梦都做到了自己重回太湖岛,连住的房子都常在梦里浮现。退休后,岛主梦更是激烈地冲撞着他。

  他要重返太湖岛。经过实地察看,这一次,他选择更偏远的厥山岛。

  “当时很多人都劝我,那个地方和尚都呆不下去的,太寂寞了,还会闹鬼呢!”老李说,附近好心的村民都劝他不要去。

  但是老李毅然上岛,很快就搭起了简易的房屋并居住下来。

  5月7日,从石公山码头出发,记者随老李乘坐快艇15分钟后到达厥山岛。

  还隔着老远,老李就开始伸着脖子张望久违的“家”。码头处一棵老杨树静静伫立着。快艇靠岸,老李急不可待地登岛,顺着他铺设的台阶,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养的兔子、鸡和孔雀都送给村民了,以前一吆喝它们名字,马上就会出来吃东西。”老李望着岛上深深的藤藤蔓蔓和不见底的树林,似乎有些失落。

  在他脚下的地上,一片狼藉。简易房拆除后堆积的材料和零星的家具好像在回忆过去一年里的美好湖岛生活。

  老李的房子就在码头的上方处,面朝太湖,背倚青山,铁框架,彩钢板,地板也是活动的。房子附近种植的蚕豆已经肥了,大麦小麦都已经抽穗。老李说,他在岛上还种植了番薯和各种蔬菜,每个月只要买米买油就可以了,生活费只要200元。生活上,他以电瓶为电源,还带着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他第一次将无线网络带到了这个荒岛。“我想写点日记放网上,与大家分享感受。”

  “早晨5:40已无睡意,干脆起床坐在外面迎接拂晓,聆听鸟类的起床的声音。‘静’是体验美的前提,浮躁使人愚蠢。在朦胧之间有船声划破平静,由远渐近,湖面上出现一艘小船淡淡的一抹。那是撒网的渔人,在城里人正在酣睡之际,他们已开始劳动了。”这是老李的荒岛日记。

  在码头处,记者看到老李制作的简易木板划子,“木板放上帐篷可以在湖上漂流,很是惬意。”平时和老伴就到上面坐坐聊天。

  有了上次的“挫败”,开始老伴不大同意他再上岛了,但后来自己还是跟着来了,“她是不放心我,不过一起看星星,看萤火虫,确实很开心,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的辰光,连春节都是在岛上过的。”

  老李说,在城市里常常感觉寂寞,在这里却从没有寂寞的感觉。经常还有一些驴友赶来露营,都成为好朋友了。

  离开的时候,老李特地请船老大开快艇在岛周围转了下,小岛东部更是另一番景象,几百只白鹭挥舞着翅膀在小岛树林中翻飞来去,整个绿岛镶嵌在茫茫湖中,偶尔划来一两艘渔船经过,所谓人间,想来不过如此。

  老李眼睛一直呆呆地望着小岛,久久不肯回转头来。33trip
  •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旅游热线:13812615109  0512-66275042  联系人:吴弼人
    464708795    :webmaster@33trip.com    :33trip@163.com
      版权所有:苏州三山岛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