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三山岛旅游网 > 三山岛文化 > 正文

让人尊敬的韦鹤鸣

From: http://www.33trip.com  By: 波儿
三山岛韦鹤鸣
三山岛韦鹤鸣
三山岛化石
三山岛化石
  90年我应苏州的写诗朋友叶球之邀,陪同他另外几个从国外回来探亲的友人一起去三山,那是我初次来到这个小岛。那时候知道三山岛的人还寥寥无几,我们住的吴家是岛上最早在家中接客收很少钱的人家。

  那是夏天,我们白天出去在太湖里游泳,从澳大利亚来苏州大学任教的罗卜的脸晒得红红的,他喜欢一把把不会游泳的我扔进湖,然后大叫着我的名字“菠萝”来救我。叶球是我们中水性最好的一位,那时候他长得像窦唯。晚上我们在吴家吃他们现抓现煮的鱼和虾,那个新鲜是不用说了。门口自家地里种的茄子用刀划过会冒白色的乳汁,这在城里是看不到的。吃过晚饭我们一行数人趁夜到山上学鬼叫,当地的岛民七八点就上床睡觉了,外面微微有点月光,除了月光就是一片漆黑,我们排着队跳舞,一边抓荧火虫。

  记得有一个晚上,一个长得又高又瘦的男人,做广告公司的,我忘了他的名字,他喝多了酒,就一下发了酒疯,穿了一件宽大的白衣服,满山遍野地走,跌跌撞撞地走过许多人家的门口,叫着鬼来了,还看见一个小窗口烛光里坐着一个羞答答的小媳妇,听他一叫可能被吓得不轻。第二天整个岛上都在传昨晚闹鬼了。大家都在闷笑,我在纳闷他怎么就没一脚踏进随处可见的粪缸里呢。

  一隔十年,我第二次来到三山岛上,已是2000年的10月了。

  我和几个朋友为了躲避城市生活的繁杂,在小岛上又度过了恍如世外桃源般的一周时间。这次来,最大的变化就是随处都是旅店,几乎家家人家都做起了旅馆生意。可韦鹤鸣老人却依旧过着清贫的生活。他和老伴两人,住在祖上留下的几间窄小的老房里,极简单的旧家具,门口的缸里养着莲花。他总是在外面东奔西走,为三山岛上的很多事操心,他自己只要最简单的生活条件,却操心着大家。因为他的呼吁,三山岛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开旅馆的生意好了,开快艇的人家生活好了,山上的果园,湖里的养殖都兴旺起来,他还在操心怎么让三山岛得到市里更多重视的问题,怎么让岛上在发展的同时又不破坏,也不造高楼的问题,还有怎样引进更有效益的农副业产品——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可老韦确实时时刻刻在盘算。时间长了老伴也知道他是铁了心,说是说不过来了。

  我在几家报上读到有关韦鹤鸣老人在三山岛发现旧石器的消息,很多年前,他在岛上组织了三山岛自然风光保护小组,这么多年来,他收集的岛上的旧石器,从几千年前到十多万年前的,连苏州博物馆都来借着去参展,还有好多地方写了借条却至今还没还。国外好几个博物馆的人看了老韦的收藏都啧啧称赞,连称那是无价之宝。

  在韦鹤鸣的呼吁下,岛上建起了文物陈列室;在韦鹤鸣的带队下,山上建起了亭子,修了路;因为韦鹤鸣连续给上级写信,炸了一半山的采石场被迫停工,他也得罪了本县的领导,后来很多事给他添了麻烦;他甚至申请经费带人去挖他发现的钟乳石洞,石洞如挖下去他说会超过宜兴的善卷洞,可因为经费和上级领导不重视的关系这件事竟不了了之,挖好的洞口又开始长草。

  因为认识韦鹤鸣,这一个眼神始终清亮单纯的老人,我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身为一个有良知的老百姓的不易,父母官都不操心可他却偏要操心,他们是要花大钱造上星级的宾馆,可他却在底下呼吁这呼吁那,这不是明显在添乱吗?可是我想韦鹤鸣老人会得到更多人的知道,他的苦口婆心会让更多人理解,更多人来重视。不光在三山岛,哪里都需要这样的热心人。33trip
  •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旅游热线:13812615109  0512-66275042  联系人:吴弼人
    464708795    :webmaster@33trip.com    :33trip@163.com
      版权所有:苏州三山岛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