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三山岛旅游网 > 三山岛游记 > 正文

魂归三山岛

By: 纳兰追雪 (2002-08-09)
  1.初行

  夏日炎炎,骄阳似火,白日里多数时间是闷在家中,百无聊赖,郁郁寡欢。最多也就在傍晚时分出外纳凉散步,舒动一下呆滞的身板。那时青山绿水已尽失颜色。郊外宜人的景致只于希冀,对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常常是摇头轻叹,吸腹长嘘。

  年初在家吃团圆饭的时候,舍弟说起距太湖洞庭西山不远有座三山岛。那里冬不寒,夏不酷,适宜消夏避暑;岛上瓜果四季,景色秀丽,山水宜人。而且是新近开发,少有现代文明侵染。食宿餐饮皆在农家小舍,服务周到细致,价格非常的便宜,住宿餐饮一条龙一人六十元(这点很吸引人)。是个回归自然,反扑归真的好去处。听他说的口沫横飞,天花乱坠,喜欢自然的我当时便心痒难耐,神往至极。

  这下想起,更没有丝毫的犹豫。去超市,买了些旅行必备物品,背起行囊,开路。

  远足的昂奋驱散了原本习惯性的昏昏睡虫。一路上的景致是不容错过的。坐在上车就选好的没阳光的位置上,听着轻松的音乐,一切喧嚣被轻匆匆抛向了身后。到了郊外,神情便清爽了起来。碧空万里,烟气稀薄,放眼望去,目极甚远。这样舒畅心情一直维系到了此行第一目的地——石公山。


  2.石公山

  石公山位于洞庭西山的东南角,三面环水。其名因山前有块巨石,状若老翁而得。每年农历九月十三傍晚,于“览曦亭”面南远眺,可见夕阳与初月同辉,名曰“日月双照”,为石公一绝景。

  立于石公山顶,眼前八百里太湖浩淼烟波,恍若仙境。头顶上碧空透彻,白云闲浮;脚下奇石林立,翠柏葱郁。远处千帆点点,鳞波浩荡;近里白浪拍岸,荷风徐徐。大小几十座岛屿绿珍珠般点缀粼粼湖面。迎面扑来的东风,时疾时徐,凉爽宜人,清澈肺腑。

  水潋千波滟,云拨万顷泓。
  烟岚帆影远,松谷隐涛声。

  环岛一周,迂回在曲折隐郁的小道上,太湖优雅秀丽的景色不时透过树隙壮阔于眼前。目力所极处,水天一线的尽头,隐隐可以看见邻省浙江的湖州,成一条漂亮的弧线横惯东西。用望远镜还可以看到邻湖一片片白色的民墙,西南隐约可见天目山余脉,巍峨起伏。好景当前,心胸舒畅,时不时地唏嘘感慨一翻。岛上同样也有许多人文景观。亭台楼榭承传了苏州圆林的风格。作为苏州人,这样些人造景观自是不在眼下,大都是一带而过。但“归云洞”和“一线天”不得不提。

  “归云洞”由巨石层叠,如云归来而得名。洞高三丈有余,呈三角形面南正对着太湖。洞顶“归云洞”三字为明末琴家,虞山派创始人严徵所提,朱砂飞处,颇见苍劲。洞不很深,也是三丈开外,俞底见小,最底处依洞形雕观音石象一座,慈眉善目迎接着八方来客。手及处油光锃亮,可见善男信女之虔诚。洞两壁也留有先人墨宝多处。出得洞来,穿过过香炉有一座六角小亭,内有道光御笔“敬佛”石碑一块。面对先皇手迹,碑前凝驻,不由肃然起敬。

  “一线天”原名“风弄穿云涧”。位于石公山腰。走过的名山大川不少,见过几处一线天,但我以为以石公山的一线天为最。最在奇,奇在坡度之陡,我估算了下,大概有八十度左右。沿着青苍的两壁扶摇直上可直达山顶,石阶窄小光滑,必须万分小心。而狭小处仅可容一人上下,稍胖者不能通过。有意思的是,石阶共五十三级,取佛语“五十三参,参参见佛”之意思。来到顶部,低头回望一眼,心余悸,双腿嗦嗦。

  出得石公山已是傍晚时分。搭上岛民现代化的摩托艇,穿过白莲怒放的荷花洲,踏着夕阳潋起的万道金波,向最终目的地三山岛破浪而去。


  3.初登小岛

  来到三山岛已是傍晚,在好心的村民的带领下急着找落脚处。岛上的旅社全是私人开设,其实也就是在自家的楼房内腾出几间空房,放上些简单的家具,美其名曰“宾馆”。先到的一家,嫌其卫生状况不堪人意,又没有空调,婉言回绝了。谢过好心的村民,我们决定自己去找。这样浪费了一些时间,也走了不少的冤枉路。好在岛上的景色迷人,幽静恬雅。闲庭信步在蜿蜒的村舍间,到也不觉得很累。

  这三山岛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果树成荫,名副其实的一座花果山。除有闻名遐迩的“西山杨梅”、“洞庭红橘”、“白沙枇杷”,没想到的是,在江南腹地尽也有红枣,记忆当中此物只长于干旱的华北大地。而据村民介绍,这里的枣名“马眼”,为全国所罕见,果大二寸许,鲜甜爽口,现尚有百年以上古枣树数千棵。闲庭信步间,顺手摘来,把玩品尝,绝无村民叫止。

勉强找到一家较为清爽的“宾馆”住下。早就过了晚饭时间,好客的主人心领神会,下去为我们准备晚餐。晚餐非常的丰盛,两荤两素一汤,虽是农家小吃,到味道鲜美可口。来到太湖,自然少不得太湖三白——银鱼、白鱼和白虾。人少当然不可能一顿上全,主人说会分次上齐。


  4.三山岛的星夜、晚风

  吃罢晚饭有散步的习惯。在主人的指点下,我们沿着没有路灯的小道朝着环湖大堤走去。夜晚的小岛静的出奇,出了三两声哇叫虫鸣,遍没有其他声响。岛上没有一条狗,乡民告诉我们,养狗无非看家护院,岛上人家不过二百来家,从未少过什么东西,故无须养狗。而且岛上的鸡鸭也都是放养的。民风朴实可见一斑。

  村头小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所以未敢抬头望天。待走到湖堤,眼前豁然开朗。天上竟无一缕云遮,晴空透彻,繁星璀璨。在城市见不到的银河也清晰无比,象海底的细沙撒落九天,又似飘袅的云雾横惯南北。河西凄婉亮丽的织女仰首翘望着对岸挑着一双儿女的牛郎。如此瑰丽的星夜平生仅见,直看的眼花颈酸。星空下的太湖深情柔媚。空旷的湖面泛着鳞鳞银色星光,几点渔火点缀在想象的绿间。极远水天一线处,能看见隔岸湖州的灯光,一闪闪晖映着天上的繁星。近里轻波潋滟,浮萍苇荡和着涛浪风情万种地起伏摇摆。萤火虫拖着惨淡的荧光徘徊于草丛间,不时有三两只被风吹落脚下,照亮一圆绿境。

  八百里太湖空旷无遮,无风也起千层浪。站在轻涛拍岸的湖边,清风拂面,凉心透骨,神清气爽。听着呼呼的风声,风里夹杂着芦苇声、涛声、蛙鸣。我无语怡然着,尽情地享受着难得的宁阑。湖堤上待久了,身体竟感到微寒,这在炎炎盛夏是初次体验。我在想,这个时候的都市一定是闷热难当,树无寸风。心下感叹这世外桃源不已。


  5.朝阳、野趣、湖光山色

  旅外的昂奋使人早醒。清晨五点多起来,太阳已经越过东面的山头,万缕金黄色的光芒,和着晨烟有力的穿透枣树林,春天般的样子。鸡鸭比人勤力,悠闲地在树林内觅食。晨风微微有点清冷。天空清澈湛蓝,难得的万里无云,这样的天空记忆中是秋天的样子。我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对着浩瀚的太湖伸了个拦腰,舒畅。

  勤劳的主人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太湖新米熬的白粥,外加几样和粥小菜。匆匆吃完早餐,带了些随身物品,向主人打听好去景点路径,就出门领略岛上风情去也。未出大门,被主人叫住,他不会忘记问一声我们中午想吃的菜肴。我匆匆地说了句“太湖白鱼”,便微笑着告别主人而去。

  三山岛因一岛三峰相连而得名,相传三座山峰分别为春秋时吴妃三姐妹的化身。面积虽不很大,但横穿南北最窄处也需半个小时。岛上植被茂盛,90%以上为绿色覆盖。穿行于枣树环荫的山居小巷,幽深曲徊。树上满是厚厚的青苔。零落的村民院中,满目青苔覆盖,古朴悠远,铅华无迹。

  三山岛历史悠远,传说吴王曾在此操练兵士。走过昨天晚上散步的湖堤,经皇姑庙向上可登上主峰北山,其间有“一线天”、“狮身人面像”等景观。于北山眺望南山和东山,恰似两位美丽清灵的吴宫妃子清秀兀立。相传当年吴王将其妹远嫁鲁国,皇姑不愿远行,在出航时投入水中。吴国兵士以后在三山附近寻得尸体,并在此地举行水葬。毗邻主岛还有泽山、厥山等三座小岛,一衣带水,和三山岛一起组成三山群岛,放眼望去,犹如天撒明珠,墨点明镜。

  踏遍江南境,蓬莱独趣多。
  山依泊泽秀,渚点万顷波。

  下得北山,沿着高低蜿蜒的山脊一路向西而去。路过岛上为数不多的两处人文景观“人仙桥”和“抱风亭”,于“抱风亭”一览南太湖风光,烟岚浩远,心旷神怡。走过“人仙桥”便来到了号称吴中第一奇峰的“板壁峰”,其峰又名“拜壁峰”,如一座天然的水石盆景,可谓鬼斧神工,但我怎么看也象只朝天的脚板。

  自峰上下来到岛西南端的一处村落,村西有座古老的石码头,柳枝垂湖,青苔附石。在村民的指点下,我们来到了岛上又一处巧夺天工的自然景点——生肖石。但许是近处不堪像的缘故,而且那些石头是邻水而居,怎么也看不真切那些动物形态。索性雇了条小船。沿湖一周,才看清了那些猴啊猪的,在船家绘声绘色地的讲解下,她们变的诩诩如生,灵性十足。岛南有“白帽石”,乃是以前开矿停止后自不自然地留下的半人文景观,猫样子到也逼真。小船在湖藻间穿梭着,泛起一波波细细的涟漪,坐在其中,领略着太湖胜景,陶醉在湖光山色间,身轻灵飞,心弛神荡。

  云浩千帆藐,烟波天地悠。
  青山江南秀,碧水洞庭柔。


  6.魂归三山岛

  趁着主人家午饭未就的时间,在主人带领下,游览了的明清古居。岛上现今仍完整地保留着“清俭堂”、“九思堂”、“师俭堂”等多处。唯“清俭堂”最为壮观,前后多进,房屋公五十四间,风格各异。落地长窗雕花精细,不亚于东山的雕花大楼。现今的里面珠网纵横,杂草丛生,墙上的文革语录依旧如故。虽然破烂不堪,但身在其间仍能想象到当时的繁盛,心下猜想在当时一定是户大人家,还是做过官的。这点得到了主人的证实。走过一扇紧闭的木门时,好奇地扭开门上的铜搭扣,推开一看,“哇——塞”,一口黑漆漆的棺材。赶忙关上门,只见有调皮的孩童在墙上大笔“鬼屋”两字,心想怎么如此莽撞。据主人说,这里的人死后都困棺材,至尽如此。当时心下暗暗决定,到老一定来此落户。

  早在我们上岛之前,就听说岛上有旧石器文化遗址和古哺乳类动物群化石。来到所谓的博物馆,确也看到了一些出土文物和古化石。但据“布衣馆长”介绍,现在看到的不过是些疯狂掠夺后余下的茶叶末子,好的东西都给“上面”搜刮而去。博物馆角落里几只硕大的荷花缸留住了我的眼睛。“布衣馆长”介绍说,岛上原有庙宇十座,这些荷花缸是得道高僧坐化之用。听他解说的头头是道,心下也不由肃然起敬起来。

  午饭时间到了。在主人的催促下回到家。饭菜已经上齐,当然也没有少了“太湖白鱼”。新鲜的白鱼在市内的绝对吃不到的,即使有也大都是养殖货。品尝着太湖鱼米,窗口涌入的湖风依旧清;院内枣树上,知了不停地嘶鸣着,却也不嫌烦躁,缘是这里太幽静了。“好地方”这三个字自从上岛,在嘴边不知说过了多少遍。

  饭后稍加休息,收拾好行囊,便准备离岛了。踏上主人家事先联系好的摩托快艇,又是乘风破浪,但两眼却不再是始终看着前方。频频回过头去,流连着渐渐远去的三山岛。艇尾潋起的人字型波浪至远逐渐平静如初。


  后记

  回到家中,写作的欲望汹涌而来。三山岛,留在我身上有太多的余。但提起笔来便收拢不住。到不是怀疑自己的笔杆太拖滞,实在是有写不完的景,说不尽的情。33trip
  •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旅游热线:13812615109  0512-66275042  联系人:吴弼人
    464708795    :webmaster@33trip.com    :33trip@163.com
      版权所有:苏州三山岛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