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三山岛旅游网 > 三山岛游记 > 正文

三山岛的导游

From: 苏州市人民检察院  By: 朱家春 (2007-09-07)
  那天,我们来到太湖三山岛写生。脱离喧嚣的都市,步入孤悬湖上的静谧小岛,原本是想体验久违的自然山水,加之些许城里人的高傲、些许读书人的清高,便对当地的村民不愿投以太多的关注。

  然而,当我再次跨入小艇,回首渐行渐远的三山岛时,脑海中浮现的却不是什么奇石怪洞、也不是什么古刹名楼,而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当地居民,我们的导游。

  导游姓潘,40来岁,个头不高,留着两撇小黑胡,上身着蓝白条纹的短袖,下身一条洗得掉了色的黄色军裤,和我印象中这个年龄的人相比,他皮肤更黑、皱纹更深。潘导很风趣,他的个性和他的外形显得很不和谐。他经常会语出惊人,比如他说三山岛的狮身人面是正版的,而埃及的斯芬克斯是仿冒的,因为三山岛的是天然的,而埃及的是人工的,让人觉得倒也不无道理;比如他在解释情侣为何不能在娘娘庙前过分亲密时,竟然说庙的主人,也就是吴王阖闾的三女儿至死未婚,故而容易嫉妒,让人忍俊不禁。而正是他外形与个性的反差,使我对他的言谈,倍感意外和惊讶。

  潘导懂的很多。游客说到文学,他就会冷不丁的背诵几首唐诗宋词,而且恰巧会和你正观赏的景点非常贴切;游客说到历史,他就会告诉你吴国怎么称霸、越国怎么夺权,孙武如何用兵、西施如何用情;游客说到太湖的形成,他就会告诉你火山说的道理、地震说的证据和陨石说的由来;游客说到水贼,他就会告诉你哪里的水贼最多、哪里的水贼最狠,哪里的水贼仗义、哪里的水贼无道;游客说到日本,他就会告诉你要学他们的教育、要学他们的科技,更要学他们的勤奋和勇气,但千万别买他们的车!

  潘导不仅懂的多,思维也特别敏捷,他经常会对一些社会现象发表评论,而他的言语之中,竟然强烈的体现出对自由的渴望、对法治的执着,让我这个以法为学、以法为业的所谓“法律人”自惭形秽。

  不知是谁问三山岛为何如此破败,潘导竟当场总结了几条,他说三山岛有过三次浩劫,第一次是太平天国,他们来砍了很多树,那是场自然的劫难;第二次是日本人,他们来砍了很多人,那是场生命的劫难;第三次是文化大革命,他们来砍了很多庙,使这个寺庙密度超过普陀佛国的圣地,如今只剩下一处后来重建的“娘娘庙”。用潘导的话说,那是一场自由的劫难。是啊,一个要对历史动刀枪、对文化闹革命的时代,哪里来的自由呢?“苏湖熟,天下足”,三山岛是苏州和湖州水上交通的要冲,更是古吴国和古越国文化交流的纽带,对三山岛文化的破坏,不仅是对吴越远祖的不尊,对佛祖神灵的亵渎,更是对自由精神的最大蔑视啊!

  游览快要结束时,我们来到一处叫“姐妹桥”的景点。潘导的灵感又开始涌动了,他指着一片野草丛生的平地说,这是政府投资数十万元打造的一处新景。在场没有一个不感疑惑的,这里一片荒芜,哪里有什么新景啊?原来,这里最初是一条小河,后来当地搞复耕,就把这条小河给埋了,为的是完成上面下达的指标。一位同志问道,“那复垦以后都种了些什么?”潘导带着满脸的无奈,说:“草!”

  一股无名的怒火从胸中涌起,荒唐,实在是荒唐!不要以为荒唐只发生在历史中,现实的荒唐才更让人愤怒。法律何在?监督何在?难道政绩工程就非要这样有名无实吗?难道完成上级任务就一定要用百姓的血汗钱打水漂吗?

  我无语,潘导无语,在场各位都无语。潘导可以无语,因为他还得生活在那一亩三分地。可我们呢,我们这些干法律活、吃法律饭的老爷们,我们可以无语吗?也许是听得多了,麻木了;也许是看得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也许是经历的多了,就不要自找麻烦了。是啊,都有道理。可是,如果我们这些挥舞着社会正义利剑、行使着法律监督职能的检察官都无语的话,那法律的尊严到底谁来维护,群众的利益又到底谁来保障呢?33trip
  •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旅游热线:13812615109  0512-66275042  联系人:吴弼人
    464708795    :webmaster@33trip.com    :33trip@163.com
      版权所有:苏州三山岛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