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三山岛旅游网 > 三山岛游记 >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三山印象

By: 大梦 (2004-09-01)
    回忆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如影随行。当时间越来越远,记忆会越来越清晰。甚至小如某些细节,也会想起。

    常想该用什么样的顺序来跟随着思绪,很多时候我们记不得事情的开始,只能记住飘忽的过程,和飘忽的结局,如同一场飘忽而来的雨。 
    贺铸说:若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去三山岛那天正是梅子黄时,天公做美,一场雨忽如其来。我们带着几许闲情,巧遇了可遇而不可求的境界。听说三山岛位于太湖中央,四面环水,岛中遍布果树,有蓬莱之称。
 
    岛上居民不过数百,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如桃源仙境。
 
    江南的天气捉摸不定,霎儿风,霎儿晴,霎儿雨。吴兄,梅,莲和我四人赶到陆巷渡口时,骤雨初歇,又露出了一丝阳光。渡口垂柳青青,懒懒的柳枝颇似庸懒的心情,也许是经过了太多的离别,世间万物象太湖水一般寂寞东流。我们乘快艇向着三山岛出发,随着我们阵阵的惊叫声,快艇乘风踏浪,三山岛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起来,水气氤氲,好象被包裹起来的水晶宫殿。弃舟登岸,对于我们迷一般的三座山就在眼前,山不高,却有层峦叠嶂之感。整个岛都是绿色的果树,仿佛听见了鸟鸣,嗅到了花香。上小岛,风物也无甚奇特。但愈走愈觉得小岛清新可人,实在是不可多得之处。小岛植被茂盛,岛上90%以上是翠绿茂密的树林和植被。站在岛上深吸一口气,浑身说不出的舒畅,仿佛全身的尘埃都被洗涤一空。把行李安顿在一家洁净的农家院落,然后穿行在幽静的小巷,只见村民院中、屋后的树上满是厚厚的青苔,就连路边的石阶、石缝中,也是青苔覆盖。急雨骤停,几多繁枝洗尽铅华,却将落英洒满青石小路。不时的一株枣树,几颗葡萄都会让我们兴奋不已,这里面最孤陋寡闻的应该算我了,只认得橘子,葡萄,桃树和枣等少数几种,就连银杏和南瓜也要让阿莲来告诉,实在是汗颜不已,最快乐的要数阿莲了,不时的告诉我们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快乐的气氛渲染了我们每一个人,原来快乐就在身边,需要用一颗纯净的心来发现,生活中那些不开心,是被红尘中的名利所缚,面具就这么轻易的被撕掉,在不知不觉中体会到了人生的真谛。这种快乐一直跟随到游玩孔雀园,碑亭。
 
    吃完午饭,风越来越大,天空飞翔的燕子也不得不躲藏在屋檐下。太湖上波涛汹涌,象一只猛兽要吞噬着面前的一切,雨也变的凄厉,天色阴暗,天风海雨,景色变的可怕起来。雨越来越大,慢慢的炫成一把刀,将厉刃割在山上,树上。无法出行,我和吴兄便搬几把凳子,与梅,莲坐在楼上赏雨,任他外面世界风骤雨狂,三四好友,酒足饭饱,既有雨趣而无淋漓之苦,一壶茶,一竿身,世上如侬有几人。这是老天赐给我们的奇景,春水碧于天,山中听雨眠,这一刻,我们不去管“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去想“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时间是凝滞的,我们就这么平平淡淡的放纵。那么岛上的山民呢,这一天是否是他们一生的缩影,在平淡中追求着自己的宿命。
 
    下午雨渐渐慢了,风依然凄厉。我们披着雨披,寻幽探胜。幽幽青石小路上落满了青枣,残枝落叶布满其中,不禁让梅念起了黛玉的葬花词:花谢花飞飞满天,香消魂断有谁怜。然而满地的落叶谁又能扫的尽,我们自我安慰着落叶不是无情物,化做春泥更护花。心情终于快乐起来,梅和莲拣起几棵枣比着谁能更准的砸中我们的头,我和吴兄更是大叫着把水瓶用力仍向空中,用梅和莲的原话说“我俩象疯子似的”宣泄着胸中的闷气。
 
    从岛上回来已两天,心情却没有象岛上般快乐。昨晚午夜梦回,依然梦见在岛上的情景,和莲,吴兄,梅,岛上的与世隔绝的一天一夜里,我们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呢,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表达现在的心情呢,是用惆怅,还是用惘然?但是有些事情和心情是一定要用文字记录下来的。若干年之后,或许我们四人 再平静的看到这些文字,是否依然会有一些感动呢? 

    一些场景和碎片始终断断续续的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希望能把这些联系起来,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首先出现的是荷花荡,荷花是我最喜欢的花,荷花荡是我自己起的一个名字,弯曲的几里水域栽满荷花,我不得不说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我们到来的一天一夜,那些荷花竟然一夜间全部绽放,也许冥冥中是与“莲”有缘吧。莲是个聪慧美丽的女孩,心地纯洁,大方得体,没有的丝毫矫揉造作。认识时间虽然短暂,却感觉自然融洽。想起一起在山间漫步,一起踩着水车嬉戏,深夜讲鬼故事,心头不由得一阵甜蜜。然后忆起板壁峰,山峰不高,却如刀削般屹立,傲立在天地之中,却显的与众不同。吴兄就是这样一个人,淡泊名利,懂得生活。用真诚去感动别人,用心创造美好的生活。最后出现的场景是姐妹桥,桥上有刻梅先二字。那天梅看到这几个字的得意神情仿佛又在眼前,梅的笑或怒,用浓妆淡抹总相宜来形容再合适不过。这姐妹二字,既包含了梅与莲的姐妹之情,还有梅和我的姐弟之情,也见证了梅与吴兄的爱情。
 
    三山岛在我的梦中淡去了,也许,我们会被某个诗人写入一首诗,而得以永远的传唱。也许,我们被一位画家入画,永远的定格在那个夏天。而我只能用自己的文字,来记录下这段没能成为传奇的故事。
 
    注:三山岛位于苏州东东山岛附近,位于太湖中心,岛上遍布果树。
 
    曾有电视剧橘子红了在岛上拍摄。33trip
  •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旅游热线:13812615109  0512-66275042  联系人:吴弼人
    464708795    :webmaster@33trip.com    :33trip@163.com
      版权所有:苏州三山岛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