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三山岛旅游网 > 三山岛游记 > 正文

苏州三山岛自助游攻略

From: www.33trip.com  By: 风情画游记  (2006-12-28)
上海今夏是特别的难捱,苦夏的日子长得无法计数,立秋了却还是赤日炎炎似火烧。在空调房间里呆久了,思维迟钝了,汗腺堵塞了,人心长草了,孩子们要开学了,用一天的时间确定了我们周末去三山岛,这个地方想去很久了,种种原因没有成行,这一次我们是下定了决心要到这个远离城嚣的世外桃源去看看是否真的名副其实。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打算十一背包去内蒙古木兰围场坝上,路途遥远,条件艰苦,因此预备把这次的三山岛之行当作自虐初体验,看看自己的忍耐能力,特别是脚劲和负重能力。

兴奋了好几天,好像又回到了小学生时期待秋游的心情,倒不是那个岛屿的诱惑,而是闷了整整一个夏季的出游念头终于在这次以背包的名义可以出霉了。

当我和飞马整理好行装,把所有的行李都放进了驴子的口袋中,背起大背包发现彼此都那么神采奕奕,跟平时的拉杆箱出差旅行有很多的心情差异,今天回想起来,我这两天似乎是把上海的一切都遗忘在太湖的深水之中了,嘿嘿。

行程如下:

D1(2006-8-26)

7: 00 开车与飞马、小帅哥和粉嘟嘟从徐家汇出发

7:30 到杏山路接上哲学家、冰激凌和端午节。路上加油100,路桥费85。走错了高速的方向,付了些冤枉钱。

9:40 到东山,吴老板介绍的船家已经在等我们了(90)

10:00 快艇飞驰到了小姑码头,吴老板已经在码头等我们了,买了三张门票(135),进岛。

10:10 来到老板的家,一看,房间宽敞整洁,订了七个床,放下行李。(170)

点好午餐的菜(153),肉食动物们不听我的良言相劝,非要点所谓的土鸡炖汤。

要了一辆电瓶车出发到岛上一游(30)

12:00 农家院中午饭,全岛停电,我们大汗淋漓的喝酒吃饭喝土鸡汤,农家连蒲扇都没有,苦了我们了。

13:00-14:00 冲凉,午睡,避开正午的毒太阳

14:00-17:30 爬山看景和游泳总动员,雇了个导游(30)

电终于来了,可是闪电还是让它跳闸了

19:00 晚饭,终于没有放过这里传说中的驼墨鸭和白水虾,秉烛夜饭(190)

20:30-21:45 各自冲凉更衣

21:45-23:30 我和飞马、哲学家走廊神侃,被隔壁渴睡的旅客哄走,至院外闲谈。

D2(2006-8-27)

7:30 比预期的早起时间晚了一个小时,清粥小菜,白面馒头(25)

8:30-9:30 三峰禅寺,唐朝古井,明清民居,化石博览馆

9:30-11:30 兵分两路,哲学家和粉嘟嘟太累了,和小帅哥,端午节回客栈休息,飞马、冰激凌坚定的支持我在村中暴走,用尽自己的体力。

12:00-13:30 午饭,以素食为主(92)

13:30-13:45 快艇返回东山岛 (90)

三山岛温厚的白天-非商业化令人珍惜

在环湖路上阴凉的柳树下或者有棚的鱼塘边,凉风习习,岛上呈现给我们的都是一派安详的世外桃源的景色,说实话,三山岛不如我想象中那么开阔,但是它的非商业性让我异常珍惜。走过了那么多的江南古镇,空有着水乡的名号,却已经远离了水乡的安宁,要想听到那些诗人赞美的灯影下的桨声,或者回到我大学时代的周庄,都已经不可能了。那时候和一帮男女同学从五角场的大学骑自行车到周庄,晚上露营在大观园的帐篷里,到达周庄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深夜还不想睡,一个人踢着拖鞋走在清幽的古巷中,心安气定,那种清静安谧的感觉现在想来已是梦中一般,五年前回去过一次周庄,是一次遗憾之旅,从此我再没有去过周庄了,我想我绝不会因此而错过什么,反而担心会失去原有的美好记忆。现在只好在陈逸飞的画中和三毛的字句中才去慢慢回到我遥远的第一次的周庄。这样想起来未免有些伤感,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安安静静的古镇小巷,可以承载得下我们从城市背来的沉沉乡愁?

得益于“重点保护,不能开发”的理念,三山岛的白昼是安稳、温厚而灵秀的,她有山、有湖,有完整的古村落,随便找个人家也是推窗见山,满眼皆绿,伸手摘果,不知何故,几乎家家都养猫,很少养狗,我们只在渡口看见了全村唯一的一只黑狗。游人来这里,可以选择爬山,山不高,练练脚力出身汗,登高远眺全岛,也可以一览无遗;也可以选择在村中的小路上转悠,不过很容易迷路的。到处是果树,茂密的树叶可以遮阳,想尝鲜的话也是摘一两个尝尝,但是农家告诉我,是要罚款的,因为果树都已经承包到户了。岛上农户的经济来源不多,主要来源于旅游的食宿行产业链,还有就是果实和水产品,因为来源并不宽裕,因此把钱看得很重,但绝不贪婪,更不狡诈,心很平,有一种坦然的经济观念,让我非常喜欢。在村子里走累了,随便找个竹椅子坐下,跟老人打个招呼,跟他攀谈几句,语言跟上海话很接近,老人也就闲闲地微笑着漫应着我们。听他们说一些对城里来的游人的观点,不免笑出声来。

到了周末,游人不少,但是岛上的商业管理井井有条,没有见到家家户户门前的摊位,卖那些景点商品,偶尔有些小车上推来的都是自家的果子和鱼虾,或者走在果林里,你可以随意地买些刚刚采下来的鲜果。

房东吴再东跟岛上的其他人家一样,开出了自己的农家旅舍,条件是很不错的,连挑剔的冰激凌都认可了。院中的一口井是小帅哥、粉嘟嘟和端午节的乐土,围着井口不走,反复学习如何从井中打水,我试了几次,放弃了,吴再东的大姨子嫁到了上海静安寺附近,一口标准的上海话,告诉我们要用软硬劲才能让水桶倾斜,才能成功。清凉的井水确实洗去了我们很多的炎热。农家的白天没有电,连把蒲扇都找不到,我们是挥汗如雨,冰激凌说是浴汗奋战。

三峰寺是一个陕西的和尚化缘而建,我们在寺中与他的弟子攀谈了几句,他也来自于陕西,因为哲学家曾经有过两次禅修的经历,也有些佛缘,跟小和尚的对答倒也有趣。寺门口的法物流通处,一台电视里正在播放一位台湾僧人讲解寒山拾得的经法,听到一句“晨钟声声劝世人醒悟”,告诉芸芸众生要活在当下,钟声悠悠飘过,所有的喜怒爱恨亦已随风而去。

吃饭午休至两点,决定去游泳,路上架不住人家的劝说,去爬山,雇了个小导游(30),一路上讲解,没想到此地的狮身人面和一线天倒也是别有一番野趣,一线天不长,但是飞马背着大背包还是有些难爬,两侧有铁环可以拉一把手,不断地叮当作响,好像是西域驼铃。哲学家平时锦衣玉食惯了,登山有点吃力,到了行山的山顶,天有些雨意了,在茶亭里要了碧螺春,对着太湖的浩淼烟波开了哲学讲座第一讲――饮茶之道。

粉嘟嘟和小帅哥、端午节架不住这么高深的话题,去练习射击,个个架势了得。

穿过千年石桥,我们下山,下山的路很难走,特别是粉嘟嘟,总是掌握不好重心,走得跌跌撞撞,累得嗷嗷叫。

看看天色有些晚了,我们按照原计划去太湖游泳,电瓶车开出去有15分钟左右,来到了一个天然浴场,一看人挺多,大家又不敢划远,因此显得很没有游泳的风采,只是套个救生圈玩水而已,我们决定撤,换地儿。

三山岛的疯狂雨夜-大自然让人心生敬畏

一行人来到100米开外的一处平坦地,比较适合安营扎寨,于是大家尽管不知道水的深浅,但是仗着有救生圈,而且飞马背着这么多的装备都走了这么久的山路,决定就在这里准备下水。我们三个人打开帐篷想赶紧撑开,钻进去换好泳衣或者泳裤。。。。。。没想到三个大硕士,竟然对付不了一个帐篷。。。。。。

风突然大起来,我本来就对太湖水充满了敬畏之心,毕竟不知道深浅,看着渐渐暗下来的黑云翻滚的天空,心里开始有些忐忑不安了,建议大家“还是拔营吧!”(尽管还没有真正安营),还没有等我们把帐篷收好,突然我的正前方的湖面上一道闪电从天到地,“啪”一声,带着强光把天空一撕两半,然后消失在太湖的远处,这种画面我原来只在摄影作品中看到过,我惊叫一声,还想再叫,可是发现自己的呼吸已经被夺去,竟然叫不出来了,好在还知道跑,大家卷起帐篷,塞进背包,赶紧往坡上跑,跑到小路上看见其他几个人已经在一个棚屋下面躲雨了,那个棚屋非常简陋,再来一个闪电或者惊雷,肯定就得坍塌,赶紧让大家避到一个结实点的屋子里去。

我们约好了电瓶车七点钟来接,好在司机人活络,看见天色不对,赶紧冲过来接我们了,雨已经开始下起来了,而且越下越大,电瓶车到再东家门口时,我的手臂都已经淋湿了,冲进房门,瓢泼大雨就下来了,带着阵阵闪电,像天上甩下来的神鞭,闪着电光。

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大的雨,特别是住在这样的岛上。

我们在屋里坐不住了,坐到阳台上侃大山,正在雷雨声中聊得兴起,突然平空里一声炸雷,仿佛就在头顶“轰”的一声巨响,我吓得抱住脑袋,曲起双膝,“噢”一声大喊,吓死了。就在同时,屋里的灯光“啪”的全部灭了,像灾难片的开头,令人有不能控制的无助感。房东把跳掉的电闸重新接好,没想到十分钟之后再遭厄运,这下不敢再动弹了。楼下院子里唯一的一盏电灯可能是因为接的另外一个单线,一直亮着,我们赶紧到楼下饭厅里等着,晚饭烧好了,空调和电灯都没有,又热又黑,好在有很多的人聚在一起,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吃饭了,太黑!我问老板是否有蜡烛――秉烛夜饭,也是不错的体验。房东赶紧找来几根蜡烛,每个桌上点一根,忽明忽暗中吃饭,听着哗哗的雨声,大伙儿都说难得,难得。

饭后的雨夜无处消遣,天空恢复了平静,空调、电灯都开始供应了,多数的游客选择在屋里聊天、睡觉,我却是舍不得睡觉了,这样的山村雨夜,真是教授开讲的大好机会,在阳台上飞马的一通豪言还未博来大家的赞赏,邻居的眼镜男就出来说,“你们能不能声音小一点?我们要睡觉了,睡都睡不好啊!”语气中不乏愤懑之意。我天,不才9:00点而已。看看楼下的房东们也都熄灯睡觉了,我们只好搬了条凳到大门外枣树下去聊天了,当聊到黑格尔的辨证法在中国政治中的空前运用,聊文史哲的地位,聊中国成功的机会和成功标准,于是我们发现,在乡村里,人的思维是可以更加活跃的。

哲学家是很好的谈话对象,飞马的思维在芬芳的夜空气中也快速运转,垂涎于没有带来的香烟。我看着黑暗中的小路,倒是很想去看看有没有萤火虫,可惜头灯没有带来,而且雨后的路不好走,否则还是免不了有一次小小的冒险。

在短短的两天,三山岛就给我们呈现出黑白两张分明不同的脸,温厚安逸明亮的白昼,疯狂撕裂动荡的雨夜,大自然自有它的运行规律,顺天意而行乃是常法。在湿润的绿意中我为重庆的高温干旱而不安。33trip
  •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旅游热线:13812615109  0512-66275042  联系人:吴弼人
    464708795    :webmaster@33trip.com    :33trip@163.com
      版权所有:苏州三山岛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