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三山岛旅游网 > 三山岛游记 > 正文

三山岛白露之行

From: www.33trip.com  By: Youngdream_sea  (2010-01-29)


三山岛,古称小蓬莱,位于苏州太湖当中,属于苏州东山景区。因岛上三山相连而得名.追溯三山岛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史前的旧石器时代. 上世纪80年代,文物工作者在这里发现古人类化石,从而改写长江流域人类起源学说.

三山岛并没有因文物史的发现而掀起新时代的建设,一直保留着淳朴的民风,当有“鸡犬相闻,不知有明汉”的味道。

九月八日,周末.时值农历七月十六,白露节气.我们一行十一人,带上简单的行禳,逃离喧嚣的城市,奔向心驰神往的人间的仙境----三山岛.

去岛屿的交通还算便利,火车站69路直向西山宾馆.尽管时间已至晚上八点,通向岛屿的船只早已经归港.但是事先联系的快艇船老板还是等候我们一个多小时,打着手电耐心地等待着我们:答应你们的,就是半夜也会等.

我们在农家安顿下来.晚上岛上没有路灯,只是借着手电能够感觉到岛屿上道路是年代久远的砖石路,很整洁.

在岛上两天的时间的确不错.留下印象的东西实在太多,不宜一一赘叙,还是挑选其中,慢慢听我道来.


三山岛人

三山岛上现有居民261家,大概是八九百人的样子.当地的居民除去岛外工作的外,基本上在旅游链上扮演着各种角色:游船,旅馆,商家,导游, 各司其职.……岛屿上的游客实在是多,但是你就是感觉不到喧闹或嘲杂,听得最多的就是蝉鸣,鸡叫,和鸭子欢快的凯歌.祥和,宁静.

说到岛上的居民,不能不说我们的房东与他请来的厨娘.人都极其热诚,厚道.我们的衣食住行甚至购买岛上的土特产都帮我们安排的井井有条.时不时地,还给我们送上刚刚从荷塘里采来的莲蓬,树上采摘下来的甜枣,吃在嘴里,甜在心里.

还有游人,多是三五成群,或携家带口,或朋友成行.零零散散地走在山下的枣树或山上的橘子树下,陶醉于泥土与果香的天国里.

岛上没有警察,也没有乞丐,更没有按着喇叭等着红绿灯的司机.从你身边走过的可能是亲友的嬉戏追逐亦或是架着相机的左顾右盼采风的电瓶车上的游客.

蓬莱仙地,也不乏历史名人的眷顾,史上著名的诗人秦少游的祠堂并立与此.秦先生那首《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颜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红尘知己,迁客骚人.尤其最后那句”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更是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长有相思之苦的情侣与知遇.


三山岛景

山上的景色迷人,全仗着那座山峰--吴中第一奇峰--板壁峰.山峰没有雄立于三山岛之颠,没有低陷与山谷之间,而且也算不上英俊挺拔,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同: 似是五指掌天、又犹骆驼下海,如同一座天然水石盆景,搁置在太湖湖畔。站在山峰侧面的山顶远眺,湖那边的小岛,犹如盆景外的一朵云,一朵远处的云, 真谓鬼斧神工,巧夺天工.

秋天不是桃花盛开,柳树辉映的季节.湖中开得正艳的荷花丝毫没有让您感觉到渐近的秋天的脚步,柳树更没有忘记与红花的辉映.荷花更加的红,柳树更加的绿,隐与荷柳之间的笑脸洋溢的永远是春天的色彩.微风和着歌声,笑声,柳树轻轻地舒展着舞姿,荷花摇摆着闪着灼灼光辉的荧光灯,上演着一幕幕秋日江南霓桑圆舞曲.

古旧的石板路,引着你走近一堵斑驳的古墙.那时一栋明清时代的古屋.瓦是弧行的小瓦,墙是中间高两端低的弧行女墙,远远看去,犹如一把松弛的巨型弓弩,置与墙头.斑驳的女墙上批着一块块的绿藤,越往上越是扩展开来,直至铺到屋顶,延伸到屋脊的那边.绿腾间隐着两扇古旧的玻璃窗,灰灰的,不是很惹眼.墙的前面是一排旧石器,形状各异,多是古代岛上居民用来舂米的石臼.一件一个形状,一件象征着一个时代.没有谁知道,这些器具养育了多少三山岛上的先民,传承了多少岛屿文化.古屋里面陈列的是唐朝以来的碑刻,佛像,还有佐证着长江流域人类起源学说的新旧石器时代的件件化石.陈列馆里的大爷免费为你介绍着藏品的来龙去脉,文化背景,历史事件.临走的时候,还不会忘记给您送上一路走好,欢迎再次光临的问候.


三山岛日出

去的这两天,天气不是很好,估计看日出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虽然四点多也睁开了眼睛,然后一直没有睡着,但是还是没有去看.但是后来还是有点遗憾,他们拍回来的照片让我遗憾地觉得,清晨除了日出是美丽的,清晨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同样别有一番风味.遗憾,实在是遗憾.


三山岛蝶

我不知道蝴蝶在化蝶前长的是什么样,亦或丑,亦或美.我也不想去了解.但是蝴蝶就是美丽,美得动人!

走在林间的小路,一条通向湖边的石子路.枣树已经只是剩下摇曳的绿叶,低处压得枝头沉甸甸的是微黄的银杏,叫不出名称的野草铺满了沟壑山林.蝉儿们唱着,奏着.不经意间,走着,摇着.一只蝴蝶,一只摇着双翅的蝴蝶,一只幸宠着一朵不知名的小黄花的蝴蝶.风是那样的轻,林是那样的静.笃这碎步,捏手捏脚,身怕惊扰了它.蓝底黑边,点缀着发亮的黑斑,身体健硕.两只文理分明的触角时时向前轻摆,感受着微风的喜悦.花在动,蝶在舞.不知是天鹅湖还是吉赛尔,只是知道舞者为之陶醉.观者为之动容.

那是一只绿蝴蝶,平躺在豆蔻之间.肯定是受伤了.尾翼断了半只,是刚刚受到飞鸟的攻击还是刚刚走过的游人的追逐,我无从知晓.但是我能感到它在呼吸,长长地呼,长长地舒展,绿叶没有掩饰住她的紧张,豆蔻的摇篮也没有抚慰住她的进入梦乡.不想用相机惊扰她受伤的心,还是让她存活在我的记忆中.

一只黑蝴蝶.一场永远的梦.

黑蝴蝶不知道名贵与否,但是敢肯定她应该是蝴蝶界的野马,一匹放荡不羁的野马.临离开三山岛前,总是觉得缺少点什么.应该不是没有见到日出时分的山山水水,也不可能是弄清楚古旧的石器是养育了哪些先主前辈.应该是那只黑蝴蝶.黑蝴蝶出现在临离开的中午,行禳都准备好了,就等开船的师傅了.她出现的那么姗姗来迟,出现的那么翩翩飘逸.雄健的姿态舒展与橘子树与葡萄架之间,不做片刻的停留.那里没有她落脚的枝头,那里没有她适应的味道,没有她牵挂的羁绊……飞吧,飞啊,直到生命停留的那一刻开船的师傅回来了,喷勃的汽艇船搅起了一轮湖水,载着我们满怀的希望,留下了我对蝴蝶的一片思念……33trip
  •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旅游热线:13812615109  0512-66275042  联系人:吴弼人
    464708795    :webmaster@33trip.com    :33trip@163.com
      版权所有:苏州三山岛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