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三山岛旅游网 > 三山岛游记 > 正文

人狗清幽行——三山岛二日小游

By: 简单生活 (2004-09-17)
    10月金秋,带着朦胧睡眼踏上去三山岛的路程,当然同行的还有很多狗孩子们。 人狗之旅、水暮之乡,一切在狗叫声中开始,车上洋溢着出游的欢笑,一个狗狗参与的旅游队伍里即 便是狗吠也成为一种乐趣。天很好,太阳偶尔躲在云后面,把光散向更远方,在我们的背后是渐渐远 离的城市。

    远远看见了太湖,或者是如此远的视线让我们突然发现了自己的渺小,多数人都兴奋起来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车停在了陆巷码头。狗狗们下车上船让那里做生意的小贩们有些不知所措,远 远的三两人看着,指点一二,偶尔有大胆的上来兜售橘子和石榴,但他们的脸上还是保留着淳朴的笑 容。我们上了快艇,飞快的划破太湖的水面,速度和平静的湖面似乎是世界的二极,在这样极端的碰 撞下,美丽的浪花才被创造。我摸了摸狗狗的头,尽管我还不记得它叫什么,但我觉得那时候我们很 亲近,我想我们是来到了一个好地方。

    在这样一个岛上,居民们从一开始就惊讶于这些外面世界里的人和狗,那些啧啧称奇的样 子倒也算亲切,安排好一切后吃饭,那种典型的农家饭菜。搞笑的是,主人介绍菜的时候,居然先介 绍了一盆号称墨西哥进口的鸭,而忘记了他家楼后菜地里的绿色。我很喜欢那些新鲜蔬菜的味道,当 然土鸡汤、太湖三白、河虾和元宝蛋都很可口。菜不错,加上井水中冰的啤酒,大家食欲很好。

    由于路途耽搁了时间,我们下午只是让狗狗们散步和游泳。三山岛给人的感觉是那么宁静 。大片的桔园,每棵桔子树上都缀着许多饱满的桔子,大片柔软的草地是天然的露营地,太湖就在眼前 静静地伸展着,鸭子都不怕生的在湖里嬉戏,山上那些被风化的日渐模糊的石头,仍然沉静地守候着, 维持太湖石的美誉。人狗同欢,在戏水的同时,我突然想起崔健的歌《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也 许我太久没有撒野了,我想大家也应该没有。

    我了解水乡,晨暮是最值得一看,晨昏时分,光影迷离,水波荡漾,加上此时人影稀疏, 便可渐近佳境。所以在水乡是定要宿一夜的。我们回头走去居住的地方,近暮无风,微凉,三二人随 意走着,狗欢人静,平静人心。

    和同事,旺仔他爹一块上了*西面的山,天渐暗 。景色不似旧日曾见而印于心头的,不是 那种强烈的水光与屋、桥之影荡漾起的卷轴。三山岛环水,岛屿两山间平坦处是村庄,老屋,窄弄, 简单的石子路联系着家家户户,*水散布着点点灯光。眼前的景本似在淡烟中,被岛上湖中的灯光所 点缀,又现出些许生动妩媚之色。

    7点半晚餐,晚饭是热闹的。

    微凉的气候不能阻挡大家喝酒的兴趣,在张张笑脸后面,最多的词语莫过于“腐败”二字 ,可见爱国者众多。其中适当的酒类促销难免,来回几轮后,大家都清醒着参加晚上的晚会活动,我 则努力消化着吹喇叭带来的一肚啤酒。

    居住的地方是座三楼的建筑。村子里聚起了不少人,伸着脖子看热闹,我们仿佛是戏子。晚会还是村戏?我胡思乱想着,眼四处觅灯影中的暮景。 

    晚会按照计划进行,各种比赛纷纷举行,单单导盲我就被导了四回,颇有专业导盲选手的 风范,可惜没有这个奖项。我握着绳的手中并没有汗,我想周围的声音是那么远,绳子那头传来的是 狗的信任,我不知道是否我们也能建立如此的信任?在城市的中央,在安静的小岛,旅游是否只是简 单的寻找宁静和自然的感觉呢?我被“安妮”带到了终点,有些踉跄,但我知道是安全的,我想我找 到了一些信任的感觉,不管是人还是狗。

    三山岛狗狗欢乐战斗营最佳评选开始。在大家一致同意下,流氓大少拉不拉多犬旺仔凭借 其出色的表现,一路与其他狗狗吵架、一路四处骚扰美女狗狗,并且成功在三山岛建立其最佳黑社会 狗狗的名声,当仁不让获得最佳狗狗奖。而热可可的安妮宝贝、paowan的太子只能屈居第二。

    夜晚很美,晚会后我走出房子去看看夜晚,远远的湖面点点渔火,折射出淡淡的一丝丝的 雾,只在水面上一尺高左右飘忽,不上升、也不下沉,悠悠的让人羡慕。风吹芦苇的沙沙声,仿佛情 人间的轻声细语。缓缓的山从坡岸从湖边向远处伸展,中间夹杂着农家点滴的灯光。坡上或密或疏的 橘树林长着二三米高,妖娆多姿,竟然也有丝丝袅袅的雾丝在树干间缭绕,同样不上升、也不下沉, 只在林间缠绵,别有一番情致。或许太晚了,夜藏起了它的珍宝,催促着我回到房里。

    晚上自然是腐败,麻将和扑克。大约在3点,有鸡打鸣。夜很深了,第一天在断续的鸡鸣中 结束,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循环的生命过程。

    第二天早7点,起床,走出门外,少数勤劳的狗狗们的已经准备好了出门。早饭的蛋饼很好 吃,香,带些酥脆,用毕。我们出门安排定向的目标——西面的板壁峰。走过一段平坦的湖边小道, 穿过几家农户,迎面是片片橘林,林的后面是山,几十米高,微一抬眼便看到山顶。山势陡峭,所以 明丽清晰,杂树的斑驳,石头的皱折也历历在目。隐隐的阳光透过薄云,在每一棵树梢、每一块石边 、每一个山头、镶上了一条亮线、闪烁着,远近层次格外分明。

    山在板壁峰下变得陡峭,于是定向寻宝的终点放在峰下,远远近近的狗与人缓缓而来,分 组的活动以红队胜利而告终。西眺太湖,点点风帆加上偶尔的摩托挺在美丽的湖面上纵横,留下条条 水痕,叙述着太湖的过去、今日和未来。

    大家在这里流下了很多照片和快乐,山的阻挡没有难住勇敢的“硬汉”TOMMY,它首先成功 的爬上板壁峰,大发神威,飞崖走壁,吓得山下个个狗爸爸妈妈们大呼小叫。

    地势越高,高到极致,无法再高,反而平了。于是热可可带着安妮也过了板壁峰,登高一 步,太湖就能给我们更多的美丽。TOMMY一家、热可可安妮和我,在山上信步闲庭,偶尔的三言两语 ,显得格外轻松。

    折回,大家一起下了山,午饭前有兴趣的人集体钓鱼,在耗尽了两盆蚯蚓后,我们的战绩 是两条鲫鱼,外加一条逃脱的,太阳有些热,鱼不爱吃钩,平静的田园生活在鱼塘水面里具体起来, 也许平凡才是真实的东西。旺仔吓哭了鱼塘老伯的孙女后,满足的下鱼塘游了一圈,美滋滋的赶鸭子 玩去了,周围偶尔有人声传来,我安静的看着浮标。

    午饭丰盛,主人好客,送了不少橘子,当然我已经把两条可怜的鲫鱼做成了汤,偏咸,有 些失望。饭后休息到两点。

    休息中,大家参观了化石馆,在当地有名的鬼屋游览一番。鬼屋,建立年代不详,未进门 就是破墙角,透过破漏的墙角能看见里面沧桑的中厅,杂草很多,中厅的门梁有很多精致的浮雕,年 代久远也无法详细的看清,不过记录着一段辉煌,它让我想起时间的漫长,生命的渺小。里面的院子 很多,容易迷失,所有家具都在,蒙着厚厚的灰土,甚至我透过门缝看见了厨房的菜刀。中厅后面有 间厢房,两边是毛主席语录,那个荒诞的年代在这间屋子里一定遗留了很多动人的或者是悲惨的故事 ,我只能任由思绪飞扬。厢房到底有木楼梯,歪斜着,似乎是不能上去,胆大着上去探头一看,有四 具寿具。其中一具较新,盖子斜开着,似乎有人从里面出来而开的样子,那些灰尘和蛛网告诉我,绝 非人为布置,于是又凭添几分神秘和恐怖,阳光很好,但屋子很冷。“夜间猛鬼出没,游玩后果自负 。”墙上我唯一记住的一句话。

    返回了,快艇将三山岛远远的抛在后面,我们上了岸坐上车。经过了那坐有名的外婆桥, 我觉得外婆桥看上去有些孤独,或者三山岛也是那样孤独的在太湖中,默默的记录着历史,和我们这 些渺小的人。

    安妮晕车,来回都吐,热可可很急。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关注安妮,或者因为她安静,或者因 为她乖巧,或者我从一开始,就觉得安妮的眼睛里有着和我一样的孤独。安静有时也会是一种力量。 

    我到家了,带着点疲倦,突然记起顾城的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 明。”我笑了,玩得很开心。

    三山岛狗狗回忆录(故事接龙,大家一起补充哦)

    关于狗狗们的回忆是片段的,就象美好的东西总是有缺憾一样,只在偶尔读起,才有一丝 丝的快乐。来回忆一下它们的战绩。

    旺仔的故事最多,在成功把一个当地的孩子吓哭以后,它还跳进鱼塘打算表现一番。而我 对它的记忆最早的来自路程上和其他狗狗的大呼小叫中,活脱一个青春期顽皮的孩子,幸好岛上的鸡 和猪对旺仔而言不够好玩,所以没有欣赏到鸡飞狗跳的一幕。当然我明白旺仔是乖的,它对人没有攻 击的意图,只是对着陌生人大叫,加上它的体型和速度,大大考验了岛上居民的心脏承受能力,对此 ,旺仔是大有贡献的。至于旺仔在晚上或者我们吃饭过程中把一些朋友连人带凳子一块掀翻在地,属 于平淡的故事,可以不提。刚上岸,我曾经试图拉住它,但为了太湖里不至于多一个非法游泳的人, 我只有放弃了。它,性格调皮,力大无比。

    接着是安妮,唯一能够拒绝红烧肉的狗狗,来自于主人热可可的细心调教。不离主人左右 ,安静美丽,偶然的怒气也就是因为流氓大少旺仔的骚扰,我想如果有催泪瓦斯,安妮一定会让旺仔 知道什么叫新时代女性狗狗的。她咬过我一口,在我手上拿着网球的时候,作为回报,我抱过她一回 ,谁知道她屁股上粘着是树枝又伤了我的手。对于安妮,我想说,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接着是安妮的未来丈夫“硬汉”TOMMY,“帅哥”二锅头。当然据说后来比较混乱,除了旺 仔到处捣乱以外,贝贝等狗狗们也因为风景优美到处找女伴,可惜僧多粥少,于是狗心慌慌,不可收 拾。TOMMY在第二日的登山寻宝中大发神威,飞崖走壁,吓得山下个个狗爸爸妈妈们大呼小叫。而它 坦然处之,草上飞步,时而远眺,时而沉思,一派出世风格,看得美女安妮心花怒放、芳心暗许。后 安妮和TOMMY上山考察,作为见证人,我有幸做了回它们的灯泡。

    帅哥“二锅头”除偶尔和旺仔动动小粗外,基本属于舍我谁于争锋的气势。高雅文明,不 与黑社会有关,也不争一时之快,深知入世既出世之道理。虽然对安妮也小有动情,但绅士风度不可 无,我帅故我在,一派小资风范。

    DUDU,白色毛毛,帅呆,老成。不与谁争地位,敢向天试比高。定向后被栓与一小树,众 狗中唯一欣赏湖天一色长达两分钟之久者,可见慧根深种,他日定要飞黄。

    LISA,少女,性格贤淑,体格纤弱,未来模特身材。一路很少离开妈妈,偶尔放开,就被 其他狗狗欺负。曾在第一天去游泳途中听见它妈妈抱怨,但LISA仍然自得其乐。天真浪漫可见一斑。 

    COCO,大哥风范,旺仔的铁哥们,见面必打招呼,主人放手必握握手亲个嘴啊什么的。由 于第一日两狗见面次数过多,导致村长一家耳鸣全部治好,劳苦功高。似乎还有一位MM在两狗的亲密 行为中一屁股坐在地上,治好了20多年的坐骨神经痛。体格结实,体育健将。33trip
  •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旅游热线:13812615109  0512-66275042  联系人:吴弼人
    464708795    :webmaster@33trip.com    :33trip@163.com
      版权所有:苏州三山岛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