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三山岛旅游网 > 三山岛文化 > 苏州三山岛传说 > 正文

苏州市的大石头巷和三山街

From: http://www.33trip.com   By: 贺代琅
    苏州古城区的中心,有一条名叫“大石头巷”的支干道,在这条支干道的中部又垂直建有一条极窄的小巷子,此巷头枕“大石头巷”,脚搁“豆粉园”,虽又窄又短,但名称却大:被叫作“街”,全称为“三山街”。苏州的老市民都知道,按照老祖宗留下的规矩,苏州历来将主干道称为“路”,支干道称为“街”,小路称为“巷”,不通之道称为“里”。现在,小巷倒被称为“街”,支干道反而退位为“巷”,这不成了一个“悖论”么?不要着急,就在这个看似不近情理的称谓中,隐藏着这么一个古老的有关三山岛的故事:

    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当苏州城尚在大海底下沉睡的时候,这里是汪洋一片。直到有一天,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咚”的一声砸进了这片大海,顿时大海象开了锅:水沸腾了,鱼虾龟鳖都肚子朝天漂满了海面,慢慢地岩石和大地从海底升起,形成了苏州城和大大小小的岛来,在低洼之处,又出现了一大片水面,但这水和大海不同,甜甜的可以食用,这就是太湖,三山岛也在这时出现了[1]。沧海桑田的巨大变化由此开始了。
(按照我们今天的理解,这就是天外来客,就是陨石撞击地球,并在巨大的撞击下引起地壳的连锁变化。然而在当时,在我们先人的眼中,是无法理解的,他们认为这是神的意志。)

    当时正在海面驾船捕鱼的张小渔亲眼目睹了这一奇观,幸亏他技术高超,拼命地掌着舵,才从惊涛骇浪中坚持了下来,直到风浪渐缓,精疲力竭时,他惊讶的发现,不知不觉间,他的船已离开了水面,被肥沃的土地高高的托起。

    这一事情,在张小渔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虽然他看不到百里之外的太湖和三山岛的出现,但脚下的土地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存在在以前一片汪洋大海的地方。他年迈以后,把自已的经历告诉了自已的两个儿子和左邻右舍,并告诫说,这是神的意志。

    在这片土地上,经过了几十年的建设,已初步形成了一座城市。大家根据张小渔的讲述,将他居住的地方称为了“大石头巷”。

    一代胜过一代,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尽管已经定居在陆地,张小渔的两个儿子仍然喜欢和风浪搏击,他们以在太湖捕鱼为生,只是技术更精湛,身体更壮实。

    一天,突然狂风大作,迷雾漫天,平常平静如明镜般的太湖水面上涌起了三尺多高的巨浪,正在捕鱼的两兄弟只得拼命的驾驶着渔船和惊涛骇浪搏斗,尽量避免倾复而遭受灭顶之灾。

    天渐渐暗下来,风浪也渐渐的平息下来。象他们父亲一样,正在他们精疲力竭之际,小船被风浪推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岛的岸边。当时,他们连高兴都来不及,就一头栽倒在砂石上,沉沉的睡着了。在昏昏沉沉之时,被一白发老翁唤起,上岛游览,看到披着兽皮的怪人在砸磨石器、肥嘟嘟的大熊猫在欢快的打滚、猛虎正追逐着成群的野鹿、沙滩上到处都是******和许许多多的不知名的美丽贝壳、迎面飘来的却是略带咸腥的海风……。一觉醒来,方知是南柯一梦,然而奇怪的是两兄弟的梦境却几乎是一模一样[2]

    倒底年轻啊,一觉醒来,两兄弟的体力巳基本恢复,为感谢小岛的救命之恩,两兄弟驾舟绕岛一周,根据远处尚能看到的还有两个小岛,他们将这个岛定名为“三山岛”,由于老大叫张泽,就将另外一个稍大一点的岛命名为“泽山岛”,老二叫张厥,另外一个小岛自然成了“厥山岛”了。

    返回故里,他们将自己这次死里逃生的经历告诉了父亲和邻里,大家都说,你们父亲的奇遇是凡人之遇,你们两兄弟之遇是凡人入仙境之遇,既然仙岛叫三山岛,“仙”比“凡”大,所以将正在修建的这条小巷定命为“三山街”。
------------------------------
[1] 在三山岛泽山,南京大学王尔康教授在泥盆纪五通组石英岩颗粒中发现了遭受冲击变质的直接证据----冲击变形纹,这是多组密集严格平行的变形纹,不但穿过石英颗粒,而且穿过了石英的再生长边缘,这一发现证明了石英晶体曾遭受过超高压的冲击变质,1993年5月,经国际岩石圈委员会主席布克教授和国际冲击构造委员会主席夏普顿博士实地考察证实,太湖是得到确证的陨击坑。(引自1995年1月28日《苏州日报》头版头条)
[2] 1985年在三山岛出土了旧石器时代的打砸石器和新石器时代的磨制石器6000余件,以及虎、熊、鹿、大熊猫等20余种哺乳类动物骨骼化石。33trip
  •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旅游热线:13812615109  0512-66275042  联系人:吴弼人
    464708795    :webmaster@33trip.com    :33trip@163.com
      版权所有:苏州三山岛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