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三山岛旅游网 > 三山岛文化 > 苏州三山岛传说 > 正文

关帝爷爷护枣林

From: http://www.33trip.com   By: 贺代琅
    三山岛的关帝庙,在太湖七十二峰以致整个吴中、浙南一片,可是大大的有名。不仅规模宏大,吴中首屈一指,其塑象那是真好!仿佛真人一般:那飘逸的五络长须、那微眯的丹凤眼、面如赤枣的脸庞、杀气森森的浓眉、青衣金甲,威风凛凛,令人一见又敬、又佩、又爱、又畏,生出无限的遐思。然而,最吸引人的是其极灵验:平头小民诉冤,那蛮横乡里的恶霸必有果报;慈子乞母病愈,数日定可复原。所以名声越来越大,也传得越来越远。四乡八邻、七十二峰,连苏州城里的富商大贾、善男信女,也在关帝的祭日纷纷拥上三山岛瞻仰关老爷的神采。这个时节,那真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当时关帝庙门楣上四个砖雕大字“蓬莱第一”,那可真是名不虚传。[1]

   道光年间,当时的吴县县太爷上任己有二年时间了,也慢慢晓得了三山岛的关帝庙“灵光” 。他肚子里盘算,让关老爷再给我加加官,明年升个府台干干,不光权更大势更赫,腰包也可以更满,到时拿出一点再到关帝庙意思意思,又可树碑立传,名利双收,官运亨通,何乐不为?主意一定,他让算命的盲者指定了一个黄道吉日,提前通知了三山村:本太爷顺应民心,不畏太湖风浪,于某月某日亲临三山岛关帝庙致祭,望早作准备。

    县太爷在官序上虽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遇见上峰的门官、役卒也得满脸堆笑,打躬作揖,逢上司差遣,更是唯唯诺诺,慎言慎行,毫无为官的威福之厉。然而,一回到自已管辖的“一亩三分地” 以后,他就是“皇上”,就是“老子”,拥有对小民百姓的生杀大权。所以,百姓惧县太爷比惧皇上更甚,既见官府约告,何敢不遵?

   但要遵行,也不易啊,其中种种困难和烦恼难倒了村长:得罪县太爷,老实说,他不敢,自已脖子再粗,也不敌官府的钢刀;但要得罪百姓,他也不愿,真是老鼠钻到风箱里,两头受气;老寿星喝敌敌畏,有苦说不出。

    你知道为何?原来三山岛登岸码头虽多,新码头古码头可由县太爷任选,但从船上一落岸,总不能让县太爷象小民百姓一样,甩着膀子用自己的两条腿抬着自己的身子走!县太爷威风啊,要鸣锣开道,八抬大轿啊!正是这一点使村长左右为难。

    任何码头登岸,都必须经弯弯曲曲的官道逶迤而上,少则半里一里,多则两里三里,三山岛小啊,仅仅一点八平方公里的山岛薄地,要养活近百户村民,还不把每一寸土地都利用了起来?所以通向关帝庙的任一官道旁都栽满了枣树——这可是村民赖以生存收入的半壁 “江山”啊!何况这些枣树都是爷爷的爷爷之前的先人亲手种植,最少也有四、五百年树龄。民谚曰:桃三杏四梨五年,枣树当年能卖钱。说明枣树生长之快。现在小道两旁的枣树枝杈接枝杈,已在小道上空连成了空中罩廊,仅仅为了方便行人走路,才每年剪除了一人高的枝杈。这条被游客盛赞的小路,无法通过官老爷的八抬大轿呀!假如轿子被阻,轿帘被枝杈撕破,县太爷岂不要“龙颜大怒”!杀我一个村长倒没什么,反正光棍一条,万一震怒之极,下令砍除枣树,岂不要上愧见父辈先人,下愧见父老乡亲,眼下正是产枣时节,莫说枣枝动不得,就是动得,还有两天时间,全村青壮年不足百人,要将所有道旁的枝杈修剪到官轿能通过,也来不及啊!越想越愁,越愁越困,真是“闷上心来瞌睡多”,不知不觉,村长卧倒在关帝庙前沉沉睡着了。

    忽然间,关帝庙大门敞开,绿袍金甲的关帝老爷满脸含笑,漫步来到身侧,俯首对卧在地上的村长悄悄地说:“不必多虑,明天晚上我来清理好道路,决不让你和村民为难。”说完又拍拍村长肩头,笑了一笑,回身走回关帝庙,庙门又慢慢的关闭了起来。

    日上三竿,火辣辣的太阳把村长从梦中唤醒,虽是南柯一梦,却偏偏如此清晰。“反正怎么也没有办法可救,且看今晚关帝爷爷的吧。”他喃喃着,走回自己家中。

    傍晚,太阳刚刚落入太湖,只见浓云顿起,一会工夫,将三山岛上空刚才还清晰可见的月亮、星星遮蔽的严严实实。只听微风渐强,越吹越烈,狂风大作,摧林折木,只听到屋外“喀嚓”、“喀嚓”的枯枝折断声,“扑、扑”枯枝落地声,开门往外一看,伸手不见五指,村长心中发毛,赶紧关上大门。这一晚上,村长提心吊胆,忧惧共作,一面担心县太爷的降临,一面担心村民的衣食饭碗——即将收获的枣子如被狂风吹尽,也是百姓苦啊。

    天刚蒙蒙亮,屋外的风渐渐远去,心急如焚的村长急忙披衣下床,来到小道边查看,只见道路上方低矮的枣树枝已被狂风扫尽,清理出宽宽的一条可行八抬大轿的空间来。低头俯寻,地上虽然枯枝遍地,却无一颗枣儿,正在成熟的枣子依然稳稳的挂在枝头,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

    扫除地上的残枝,当然容易。等县太爷莅临三山岛时,面前的道路整洁,两侧的红枣累累,绿叶红果,风光煞是宜人。

    只见县太爷坐在宽大敞亮的八抬大轿里,一行人鸣锣开道,威风八面的来到关帝庙前时,正在拈香的百姓吓的纷纷退出,让出了大殿。

    县太爷进入大殿,走到关帝神像之前,恭恭敬敬的拈起三支香,别看县太爷在老百姓面前八面威风,但到了关老爷面前却半点不敢撒泼,要知道,县太爷虽然是官,但毕竟还只是个人,而关公老爷是神啊!只见他手持供香,缓步向前,虔诚的插入了供桌前的香炉内,默默祷告:“愿我官升得快,财发得好,等我实现了,再来给你上香烧”。致毕,县太爷双膝下跪,磕下头去。

    说来也怪,这里县太爷头一碰到关帝庙的青砖上,庙外突然窜入一阵清风,刹那间,香烛灯火俱灭,县太爷一惊,连爬带滚地逃出殿外。急匆匆打轿归舟,逃回城里县衙不提。

    村长当时也不敢响[2]啊!直到听说那位县太爷贪赃枉法的事情被其上峰查获,捕入大狱后,方才敢把关帝托梦、鼎力相助、解百姓之危的事情说了出来。从此以后,三山岛的关帝庙更是日盛一日,连浙北的百姓也纷纷赶来供一瓣香,这个故事当然也就越传越远了。33trip
------------------------------
[1] 1966年已经被毁坏。
[2] 不敢响,吴语,不敢说的意思。

2002年4月18日于三山岛碑亭
贺代琅

  • 站点地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旅游热线:13812615109  0512-66275042  联系人:吴弼人
    464708795    :webmaster@33trip.com    :33trip@163.com
      版权所有:苏州三山岛旅游网